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动态

揭秘三星堆——探索古蜀文明的气候密码

发布时间:2024年06月12日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编者按:

沉睡三千年,一醒惊天下1927年,一位四川广汉农民在淘浚沟渠时发现了玉石器,三星堆文明得以重见天日。

随着一次次发掘,三星堆大量珍贵独特的文物展现在世人面前,古蜀文明的璀璨与神秘震惊世界。古三星堆人为何选择古蜀作为生存繁衍之地?此处出土的文物有何特色?三星堆文明因何衰亡?本版带您一同探寻三星堆文明的气候密码。

策划

中国气象局地球系统数值预报中心研究员 陆其峰

四川省气候中心研究员 周长艳

四川省气候中心高级工程师 邓国卫

德阳市气象局高级工程师 李晓明

四川省气候中心助理工程师 孙可可

主创:

四川省气候中心高级工程师 钟燕川

德阳市气象局工程师 蔡嘉婧

从衣食住行看烟火人生

作为古蜀时代的重要都城和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三星堆曾有一段相当长的繁荣昌盛的社会生活。三星堆文物的出土,展示了一个绚丽多彩的古蜀世界,揭开了千百年来古蜀历史的神秘面纱,使我们看到了湮没达数千年之久的古蜀国的真实面目。

三星堆博物馆馆藏文物 德阳市气象局供图

三星堆人日常生活是怎样的?衣食住行有什么特色?

2021年,考古人员发现,在三星堆发掘的青铜器物的表面上,附着有大量黑色的灰烬物质,经检测,这些物质里含有丝蛋白,以此推测,三星堆时期的贵族衣物质地可能为丝绸,制作工艺为刺绣。在三星堆三号坑的灰烬层中,研究人员发现了丝织物的痕迹,这表明三千年前的古人已经使用丝织品作为服饰材料。

丝绸生产主要依赖于桑树和蚕,它们的生长需要温暖湿润的气候条件,适宜温度范围通常在18—30℃,湿度在70%—80%之间。四季分明且稳定的天气,有利于桑树的生长和家蚕的生命形成稳定性周期;适量的阳光、较长的无霜期对桑树的光合作用和生长至关重要,有助于桑叶的养分积累,确保养蚕期间有充足的桑叶供应,进而促进蚕的生长发育。在亚热带季风气候区和温带气候区,这类气候类型较为常见,如中国的中西部地区和印度部分地区。

除了丝织品,古蜀人的服饰可能还包括其他天然材料,如葛麻。但这类衣物一般不能抵抗严寒,说明三星堆时期总体比较温暖。

饮食上,作为古蜀人,三星堆人或许也已经用火锅煮食了。

三星堆遗址出土的陶三足炊器表明,古蜀人可能已经有了烹饪多样化食物的器具。从其造型来看,这个器具的确是可以当作火锅使用的,而且三星堆遗址中也发现有酒具,说明古蜀国时的人们已经可以像现在一样,喝着小酒,涮着火锅,开心地边吃边聊,生活相当惬意!陶三足炊器虽然可以做火锅,但也可认为它是一个有着多种功能的综合性炊具,敞口较大的部分,可能是烙饼、烤肉、烤植物根茎、烤干果或加热干粮用的,显示了三星堆人的烹饪技术已经十分先进。

三星堆出土了大量炭化大米种子,4号坑灰烬层中还发现过一粒粟,也就是小米。碳14检测结果表示,这粒小米的时间明显早于稻谷,稻谷具有4000年的历史,而小米则具有5000年左右的历史。也就是说,古三星堆人曾一度以小米为食物,直至后来大米出现,才渐渐替代小米成了主食。

水稻通常在热带和亚热带湿润气候带生长。这些气候带具有高温多湿的气候特点,水热资源非常丰富,为水稻提供了适宜的生长环境和较长的生长期,有利于水稻的生长发育。小米喜欢温暖气候,需要充足的阳光和适量的降水,最适宜的生长温度一般在20—30℃之间。它在较高的温度下可以快速生长,但极端高温或低温都可能影响其生长和产量。四川年总降水量在1100—2000毫米,日照时间1400—2200小时,有效积温6500—8000℃,这些条件都有利于水稻和小米的生长。

而在住宅方面,三星堆出土的木骨泥墙是一种可以适应湿润多雨气候的建筑,木结构有利于通风,泥墙则能防潮,这种结构能有效适应四川盆地的气候特点。而台地的使用,可能是为了应对季节性洪水或地下水位较高的情况,通过建造台地来提高建筑的地面高度,减少潮湿和洪水对居住环境的影响。此外,三星堆人还在地面挖设沟槽并在其内设置柱网,这种建筑方式有助于改善排水,适应多雨地区的气候条件。许多房址遗迹都能反映出,在起初建造时,三星堆人就已经将对气候的适应及对不利天气的防范融入到建筑中,例如城墙和壕沟不仅具有防御功能,还可能有助于管理和调节城内的水流,保持城内的干燥,适应湿润气候。在建筑材料的选择上,三星堆人更偏爱竹子,竹子通常生长在温暖地区,需要充足的水分,最适宜的生长温度为16—25℃,四川恰好满足了它们对水分、气温和土壤的要求。

三星堆人的交通工具并没有十分明确。但三星堆遗址靠近鸭子河,河流在当时可能被当作一种重要的运输载体。使用独木舟或其他简单的水上运输工具,可以进行捕鱼和物资的运输。三星堆遗址很少有马车的工具及零配件,由此判断,三星堆人可能使用牛、马等牲畜来帮助运输重物或将其作为骑乘工具。

气候变化承载文明兴衰

尽管三星堆文明在某些方面与中原文明有相似之处,但它也有自己独特的文化特征,在大型青铜器铸造技艺等方面展现出了极高水平。三星堆文明发展程度如此之高,也离不开适宜的气候条件。

通过对三星堆遗址的孢粉分析,研究人员发现了多种植物遗存,包括竹子、阔叶树材、棕榈科、芦苇、禾本科、甘蓝、大豆、菊叶香藜以及少量碳化稻等。这些植物遗存表明,在距今约3000年前,殷周交替之际,成都平原地区有着茂密的常绿阔叶林,植物种类多样,多为热带、亚热带植物。并且附近有湖泊水沟,拥有较多的藻类植物,气候温暖湿润,适宜人类居住。

而在2021年三星堆考古发掘中,还发现了大量象牙,这可能是由于贸易交换,也可能反映了在三星堆文明时期,该地区有大象生存。大象最舒适的生存环境是海拔1300米以下的热带深林,它们对温度有一定的要求,过高或过低的温度都可能影响它们的生活。大象每天需要消耗大量的水,因此水源的充足对它们的生存至关重要。这表明,三星堆文明时期,四川很可能要比现在更加温暖湿润。三星堆青铜神树的形态也佐证了这一观点。青铜神树形态比较接近《山海经》中记载的扶桑树,是一种生活在亚热带或者热带的植物。青铜神树具有高大的枝干和纵横交错的树根,更像是亚热带所特有的带根植物。

新石器时代晚期,古蜀人来到三星堆生活,并且逐步建立起国度,恐怕也是看重此处气候条件优越。三星堆时期这里终年温暖湿润,北有鸭子河,西南有马牧河,土质肥美,适宜农业发展,也有利于人类居住和文明兴起。古气候研究也证明,三星堆时期的气候环境经历了全新世的温暖期,这个时期气候温暖潮湿,与全球气候变化大致具有一致性。

2000多年后的商周之际,三星堆文化突然中断并迅速消失,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关于这一问题有许多种假设,现在一般的说法有战争说、水患说、迁徙说等。部分研究倾向于气候变化导致灾难频发,最终因为一场洪水使得三星堆文明突然间消亡。也有学者推测三星堆文明的消失可能与当时的极端天气有关,这些极端天气气候事件可能对农业社会产生了重大影响,导致资源短缺、社会结构变动甚至文明的衰落。

值得注意的是,距今3500年的第二新冰期,中国西部高山高原地区的冰川活动普遍加强,多种冰川活动发生,这会对周边地区的气候环境带来一定的影响。根据对三星堆地区孢粉古植被序列的分析,并与全国同时期气候变化情况进行对比发现,在约2800年前出现了气候干冷期。由温暖湿润到寒冷干旱的气候变化使得该地区气候出现波动,极端天气状况频发,这可能导致了洪水泛滥。当时的生产力极端低下,频繁的干旱洪水最先影响古蜀社会的农业生产,先民的生产活动依赖于自然环境,无法抵御这种气候变化所带来的灾难,进而导致三星堆文明覆灭。

在三星堆文明第四期遗址中,发现了富水淤积层,这是三星堆被洪水淹没的有力证据。其早期的地层中也发现了烁石,也是洪水冲刷所产生的。由于当地特殊的地理环境,加上当时都江堰工程还未曾开始,洪水直接影响了当地的社会发展。此外,约公元前1037年,三星堆遗址区及周边发生了严重的龙门山地震并引发岷江改道,这些灾害可能导致了江水枯竭,进而迫使三星堆人迁徙。

也有观点认为,三星堆文明的消失,可能与过度消耗资源有关,当时的经济社会崩溃和资源过度集中消耗,可能导致了社会冲突和文明的衰落。在史前期阶段,也就是生产力发展缓慢的时期,环境自身的好坏对整个文化的生存和发展有着比较明显的影响,也会影响人类社会的发展,特别是在资源生产和社会政治领域,会出现一系列的问题和困境,进一步放大环境带来的影响。《蜀王本纪》中曾经提到农业生产在杜宇(传说中的古蜀国王)时期发展到鼎盛的状态,但在遭遇若尧之洪水后,民众的生活受到了巨大的影响,后续出现被荆人夺取政权情况。根据相关资料内容来看,荆人和杜宇之间所存在的权力争端其实是由广汉地区环境恶化导致的,某次突发性的洪水诱发了这种情况,这也是古蜀王国时期社会矛盾发展的关键。

此外,还有地质等方面的原因,例如有专家认为,青藏高原的隆升和向东运动可能导致了四川盆地的相对下沉,这种地质变化也可能影响了当时的气候和环境。

气候变化不仅影响了三星堆人的生活,还极大加速了三星堆文明的消亡。研究表明,很多文明的兴衰曲线,与气候变化曲线存在高度重合。气候与气候变化一直都深刻影响着人类整体文明,因此,当我们试图审视人类社会各个阶段的文明与历史时,就需要同时探究文明所处历史时期的气候及其变化,这也是开展古气候研究的重要意义。

参考文献:

[1]温婧.从古蜀地环境因素探讨三星堆文化消亡的原因[J].文物鉴定与鉴赏,2021,214(019):55-57.

[2]傅顺.从环境演化角度探讨三星堆文化消失之原因[D].成都理工大学,2002.

[3]姚轶锋,李奎,刘建等.成都金沙遗址距今3000年的古气候探讨[J].古地理学报,2005,7(4):549-560.

(组稿:张艺博 责任编辑:曹锐怡)